“哇哈哈,哇哈哈……”就在张嫌身上的凝魂琉璃璀璨、如雕塑一般立在原地的时候,那娃娃般的魂形已经冲到了张嫌的身前,身子一跃而起,一边发出清铃般悦耳的笑声,一边在手上凝出了一柄通体枫红的魂力长棍,对着张嫌的头颅猛劈而下,似乎毫不留手一般。

“张嫌,你在干什么啊?还不赶快躲开?!”见娃娃魂形用棍猛劈,张嫌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身周也没有开启魂力护罩一类的防护手段,蓝纹不由得的有些着急,大声提醒张嫌道。

张嫌的灵魂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眼都不眨一下,好像并没有听到蓝纹提醒的声音,又好像听到了声音却不做反应一样。

“不会死人吧?张嫌,你快躲开呀,这魂器吸收完我的魂力,接受了我的命令之后就自己开始攻击了,不再听从我的指挥了,我控制不住的!”见张嫌还是一动不动的站着,蓝纹试图催动眼前的木棍魂器,重新下达停止攻击的指令,但好像那跳出去的娃娃魂形并不再接受任何指令一般,继续保持着对张嫌攻击的架势,眼看就要用那魂力长棍劈到张嫌的额头上了。

“蓝纹,别做多余的事,你感受一下张嫌灵魂的状态,他应该已经施展出了某种防御的手段了,至于能不能抵挡住那百尺杆里的准器灵,就不好说了……”蓝纹叫喊之后,钟天离在一旁喝止道,随后两眼的目光聚焦在张嫌身上,似乎表现出的模样十分好奇一般。

“哇哈哈,哈哈哈……”就在钟天离喝止住了蓝纹之后,百尺杆魂器之中冒出的娃娃魂形再次笑了起来,手中的魂力长棍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红色残影,急速向下落去,不偏不倚地击在了张嫌的额头之上,巨大的冲击力扫散了四周的魂尘,一阵阵魂波涟漪从张嫌的额头处向四周翻涌荡漾。

“喵,张嫌?!”就在魂棍落在张嫌头上的时候,蓝纹似乎已经幻想出了张嫌重伤的场景,担心地叫道。

“咦?”蓝纹猫一般的叫声还未落下,张嫌身前,那个娃娃般的魂形突然如人一般目光一凝,神色之中多了些不解和疑惑,望着被自己巨力劈斩却毫发无伤的张嫌,居然哼出了声响。

“怎么可能?不仅毫发无损,居然还能纹丝不动,这张嫌到底使用了怎样的防御手段,那可是准器灵的一次力攻击啊!”就在娃娃魂形发出疑惑之声后,不远处,钟天离摘掉了头罩和戴在头上的特制眼镜,也惊呼出了声。

“没事?咦,张嫌还真没事啊……,真是吓死本猫了……”听到钟天离惊呼,蓝纹才敢继续朝张嫌所在的方向望去,见张嫌额头上顶着那娃娃魂形劈斩下去的魂棍,居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受损,完硬抗了下来,不由得松了一口气道。

“嗯……,虽然没有受伤,但还是有些疼……,嗯,是很疼……,那个准器灵混蛋!”张嫌处于灵魂凝结成晶的状态,自然是封闭了五感,听不到外面的人在说些什么,但奈何那准器灵娃娃的攻击太过猛烈,透过张嫌灵魂表层的凝晶外壳,将一些劲力直接传入进了张嫌的灵魂内部,虽未造成张嫌的魂力翻涌,但也把张嫌的内部灵魂击得疼痛异常,让张嫌在心中痛骂了起来。

“嘿嘿,是主人为了节省魂力,将木心鱼桃施展的薄了些,所以那劲力才会渗入到灵魂内部……”就在张嫌在心中痛骂的时候,木鱼子似乎能听到张嫌的心语,笑着解释道。

冬日清新软萌小女生可爱逛超市图片有点甜

“不用叫我主人,还是和以前叫我大哥就好……,我知道,不是要留下足够的魂力应付最后要试验的那个魂器吗?谁知道那个钟老头又会搞什么幺蛾子……”听到木鱼子有些嘲笑般的声音,张嫌心中苦笑,回应道。

“哇哇哇,啊打,啊打……”在张嫌暗中和木鱼子互相传话之时,那准器灵娃娃因为刚才的一击没有将魂力消耗殆尽,便调运起剩余的魂力,继续用魂棍朝张嫌身上击打,一边击打,一边发出古怪的叫声,似乎在发泄心中的不满一般。

“哈哈,好痒!”因为第一击耗去了那娃娃器灵的绝大部分魂力,之后的攻击无论如何猛烈,其上的威力却都远不如第一击时那般强劲,没有足够的劲力,自然对开启了木心鱼桃、通体化为结晶一般的张嫌没有了丝毫威胁,所有攻击落在张嫌的魂体之上,就如同给张嫌挠痒痒一般,居然让张嫌还有些舒服,张嫌在心中不禁欢叫道。

“行了,百尺杆测试结束,下一个将要测试的魂器,大历书,编号27,继续测试!”就在娃娃准器灵魂力即将消耗殆尽的时候,钟天离出手了,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居然一把抓住了距离他十数米远娃娃器灵,直接将那娃娃扯回到了百尺杆中,将其魂力散去,封印在了杆内,随后走到蓝纹身前,收起了百尺杆,将一页画着让人看不懂的符号的绢帛放在了棉垫之上,冲着眼盯张嫌走了神的蓝纹呼唤道。

“是……是……”就在钟天离呼唤之后,蓝纹才从惊讶之中回过神来,抬头望了一眼钟天离,又看了看身前棉垫上的绢帛,点了点回应道。

张嫌在那娃娃器灵消失之后,便解除了木心鱼桃的防御魂技,调节了一下依旧有些僵硬的灵魂,让躯体喝下了两瓶修灵液来临时补充魂力,待到钟天离将那绢帛掏出来的时候,张嫌眼睛微微一眯,表情再次凝重了起来,嘴里哼唧道:“老狐狸,还真是一点亏都不吃啊!”

“怎么了大哥?”就在张嫌轻声哼唧之后,冥魂在张嫌体内开口问道。

“27号魂器明明是一个现代造型的玻璃杯子,而且据木鱼子所说,那玻璃杯子虽然也可以被算作攻击类型的魂器,但实际上更偏向于持续性的低强度攻击,对我肯定是没有什么威胁的,这钟天离老狐狸也瞒天过海,居然给我换成了那个本来是30号的绢帛魂器,是一种强大的附带火属性攻击的上品魂器,普通的防御就算挡下了其魂力攻击,那属性灼伤也难以避免,这明显是不想让我好过呀。”冥魂问过之后,张嫌皱着眉头解释道。

“那大哥打算怎么办?要是真的在这里受了伤……”张嫌解释完,冥魂似乎有些担忧的问道。

“原来可以配合着天净镯魂环可以抵挡它,现在嘛……”冥魂问过之后,张嫌微微一笑提示道。

“天净镯魂环?天净镯不是被屠安给摧毁了吗?哦!我明白了,玉晶盘,那个比普通上品魂器还要强上一些的属性类魂器,它其中的凉寒之气正是火属性的克星,催动它,应该能挡住那个绢帛魂器的火属性灼伤。”张嫌提示完,冥魂似乎想到了什么,瞬间反应了过来,恍然道。

“没错,那玉晶盘随着珍贵,但显露于世应该还不至于让我招人惦记,既然那钟老头这样给我出难题,我就一一化解了他的难题让他没法耍赖,就用那玉晶盘对付他的大历书,我看是他的火焰强,还是我的寒气更胜一筹!”见冥魂明白了,张嫌点了点头确认道,随后眼神犀利地望向了钟天离,和钟天离四目相对,相互之间较真了起来。

“张嫌你没事吧?我要催动着最后一个试验魂器了啊……”见张嫌表情十分凝重,蓝纹似乎有些担忧地问道。

“开始吧!”张嫌在蓝纹的问询声中回过了神来,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然后大声回应道。

“那好。”张嫌回应之后,蓝纹点了点头,也将它自己快要见底的魂力几乎尽数注入进了绢帛之中,随后绢帛之上的特殊铭文中闪出了几团幽幽的火光,火光在绢帛上汇聚,最终化作了一柄焰火朴刀缓缓飘浮。

随着刀不断成型,刀上的火焰渐渐浓密,其上所散发出的魂力灼烧着四周的魂尘,让整个废弃仓库的温度都隐约提升了起来,给四周带去了一丝暖意。

不过当蓝纹停止了魂力的注入,整柄焰火朴刀上的魂力达到了满盈之后,那刀锋刃所指的方向便是张嫌所在的位置,随着蓝纹的催动,刀身翻涌着炽热的火焰,朝向张嫌快速攻击而去,在近身到张嫌面前之时,刀身一转,对着张嫌就是一击拦腰横斩,刀锋未至,焰火先行,炽热的火焰冲着张嫌裹挟而去,似乎要依仗那火焰将张嫌的灵魂活活烤化一般。

“寒玉残雪!”就在刀身上的火焰即将袭到张嫌身上的时候,张嫌按照冥魂临时交给他的办法催动起了玉晶盘魂器,在刀锋袭来的方向凝出了一个半人大小的镜面圆盘,以此来抵挡魂刀攻击,而圆盘四周,魂力形成丝丝雪雾寒气,将那魂力焰火尽数拦截,无法加身到张嫌的灵魂之上。

圆盘和朴刀互相持恒,寒气与火焰相互抵消,片刻之后,朴刀之上的魂力便尽数耗尽,化作魂尘散在了张嫌体侧,而那寒气圆盘却依旧立于张嫌身前,纹丝不动,不可撼拔。

“好小子,这也挡住了!嗯,不错,数据倒是收集完整了,好了,试验结束,跟我回我的工作室取那龟灵玉露吧!”见张嫌似乎毫不费力一般将那火焰刀的攻势挡了下来,钟天离哼叫了一声,满意地点了点头,似乎有些兴奋似的冲张嫌和蓝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