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东子心有余悸,侥幸逃了一命,如果刚才这一拳被轰中,他的下场估计比苦行僧还要惨,苦行僧还能留半边身子,他估计会被轰击渣渣,比车祸现场还要惨烈数倍不止啊。

其实他在心里已经把冥罗放在了一个很高的高度了,要不然也不会请这么多武者过来。

但是现在一看,这已经不是人手多少的事情了,这特么就不是一个量级的啊。

就算一千只蚂蚁,也咬不死一头大象啊。

“这家伙是宗师!”

最后,大家得出了这个恐怖的结论。

啊!

这时,一声惨嚎传了过来,就在大东子一晃神的功夫,驻守在东北角的武者,被冥罗抓了个正着,双手按住这名武者的胸口,指甲扣进肉里,直接一撕。

撕拉一下,撕成了两办,顿时五脏六腑流淌了一地。

“呕……呕!”

宁仙儿什么时候看到过这种惨烈恶心的场面,刚才苦行僧的凄惨死状,就已经让她很不适应了,现在一看这个武者的惨状,尤其是地上花花绿绿的东西,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吐了出来。

宁宝山也是一阵作呕,但是他比宁仙儿要强上不少,强压制住胃部的恶心,将丫头的眼睛给挡住了。

气质美女长发披肩白净面孔高挑身材写真图片

“哎呀,爸,给我松开,我要看!”

“傻闺女,看这个干嘛,晚上该做恶梦了。”

“冥罗哥哥好帅,我要看!”

宁仙儿仿佛无意之中被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虽然特别不适应,但是她的内心却涌现出一股火热的情绪。

她长这么大,一直在襁褓之中被保护的妥妥帖帖,而现在这种场景,似乎是一扇新世界的大门被打开了一样。

她热切,她兴奋,她也害怕,但是更多的是敬仰。

女人有天生的英雄情节,崇拜那些英雄,尤其是像这种女孩子,当她固有的思维被打断了以后,第一个出现的场景,很可能影响她的一生。

而宁仙儿在经受了所谓的感情地震后,第一次却看到了这种场景,倒是不知道对她来讲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不好,这个人不是我们能对付的,快逃!”

在不逃可就没命了,这些人虽然不如第一个逃走的洪刚机敏,可也并不是傻逼,这种情况还敢打,那纯碎是找死。

毕竟人命只有一条,谁也没有复活卡啊。

这些武者在各自的底盘都是大拿一样的人物,何等逍遥快活,何必在这里当炮灰,当即他们就把大东子恨到了骨头里。

可是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嘭,嘭!

随着两声拳响,又有两个武者被冥罗结束了性命。

冥罗的速度快若闪电,在这些家伙打算逃命的时候,冥罗就已经开始下手了。

看着一个个武者惨死的样子,大东子的心彻底凉透了,这才多大一会,武者几乎都死光了,除了逃走的洪刚,就只剩下自己了。

他恍然的看了看周围,血腥味之中,只有他还站在院子里,看起来十分的可笑。

可笑他想杀人夺宝,最后却落得个这么个下场。

宁宝山见状,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不着调的骚包男,竟然这么恐怖,这么狠辣。

一直笑眯眯的长着一张娘炮脸的冥罗,竟然短短几分钟,就解决了如此多的武者。

魏峰,到底是什么人?

宁宝山的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他一辈子求稳,从不涉险,可是跟魏峰有过交集以来,他似乎已经开始涉险了,就拿今天这件事来说,是他这辈子经历的最危险的一次。

甚至差点害死了自己的女儿。

宁宝山发誓,今天过后,他一定要跟魏峰划清界限,不管日后有什么成就,即便成龙成凤,跟我宁家也没有半点关系。

毕竟,他只有一个独女,让仙儿安稳的过后下半身,是他最大的愿望。

若是宁仙儿跟这这么一个男人,那日后危险的时候就多了去了。

噗通一声,大东子双膝一软就跪在了地上,爬行着来到了魏峰跟前,一个头接着一个头的磕着。

嘭嘭的声音,传出去很远,甚至连石面都磕出了裂纹,脑袋上都是鲜血。

“魏先生,是我有眼无珠,我错了,真的错了。”

“您就饶了我吧,看在我跟您一场缘分的份上,放过我一条狗命。”

“我家族摔落,全靠我一个人支撑,我难啊,所以才会做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来。”

“您绕我一条狗命,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和我的家族愿意当您的走狗。”

即便他脑袋红肿,可依旧不敢停下来,因为一旦停下来,说不定对方那恻隐之心就消失了。

他已经被冥罗彻底吓住了,他也是武者,杀人的事情见的多了,但是像今天这种杀戮,他还是第一次经历。

嘭嘭!

大东子不敢停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忍着巨疼磕头。

魏峰淡淡的来到了他跟前,说道:

“我早就说了,给我指路,我给小还丹,得到了该得到的,为什么非要这样呢。’

“有些事,做了就没办法回头的,想回头,可还是无路可走。”

魏峰的声音很冷漠,似乎不含一丝感情。

“魏先生,饶了我吧,我有老母在世,下边还有刚刚生出来的孩子啊。”

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大东子说个没完,生怕一停下来,魏峰就结果了他的性命。

魏峰淡淡的说道:“认错这么积极,而且还说的这么恳切。”

大东子眼睛一亮,果然求饶是有用的,那帮笨蛋,连跪地磕头都想不到,只能成为被人杀戮的对象。

魏峰一定是看在自己说的这么可怜的份上,动了恻隐之心,打算放过我了。

本来嘛,也没什么深仇大恨。

他刚要说一些谢恩的话,但是魏峰却话音一转。

“但是,得罪了我魏峰,俗世的人也就罢了,可毕竟是个武者。”

“今天能带着这么多武者杀我,明天就能带着同样的一群人去杀我亲朋好友,所以,还是送上路吧。”

“黄泉路上,并不孤单,快些走,或许会赶得上带来的那几个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