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这些鬼魂出来之后,周围的人已经吓的面色苍白,而王欢依然坐在沙发上,脸上更没一丝变化。

“康大师,到底是来逼我卖别墅的,还是来驱鬼的?”王欢笑了笑。

康大师的脸沉了下来,这王欢还真是油盐不进。

“哈哈哈,原来打这个主意,以为陈备云请我来驱鬼,所以才有恃无恐,坐享其成?”康大师露出一抹不屑。

“王欢,要是这样想,那就大错特错,以康师的地位,陈备云还请不动,这次康师来到这里驱鬼不过只是顺手罢了,真正的目的,却是别的。”郭慧萱冷冷的道。

王欢听后脸色发出一丝微妙的变化。

康大师道:“王欢,告诉也无妨,这里之所有阴魂不散,是跟这里的地势有关,我勘察许久,此地是乃是聚阴之地,还没有福气居住这样的地方,在手中这别墅始终只是一座鬼宅,只有让给老夫,没有其他路可选择。”

王欢闻言,心中诧异,神念向着四周扩散而去,很快脸色露出了惊喜之色。

这地方还真是好地方,常年阴气汇聚,灵气充沛,是不可多得的修炼宝地,如果在别墅四周布一个聚灵阵,这对他今后的修炼可谓是事半功倍。

而且长期灵气汇聚,使的这四周的环境也会潜移默化的改变,到时这座别墅将会成为一处洞天福地也有可能。

只是现在阴气太重,又没有被正确的引到,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难怪这位康大师一直都想把这别墅买回去,此人的修为不错,竟也看透了这点。

李佩怡居家显清秀

“既然是这样,那更加不好意思,这里,不能卖给了。”王欢翘起二郎腿,这还真的是意外之喜,如果不是对方提醒,想要发现这里的特殊,恐怕还要费一些心思。

“不知好歹!”

康大师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

郭慧萱更是咬牙切齿,喝道:“王欢,别得寸进尺,实话告诉,这栋别墅是郭家看中的,将来我爷爷要来此地颐养天年,究竟要多少钱才肯转让。

“不卖,别说是们郭家,就是天王老子来了,这地方我也不让。”这样一个修炼宝地,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陈备云更是气的跳脚,如果郭家老爷子真的要在他建的别墅里颐养天年,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个一步登天的好机会,眼看就要被这小子给破坏,他那眼神恨不的将王欢给撕碎。

“王欢,无非就是想要钱而已,报个数,多少我郭家都买定了。”郭慧萱深吸一口气,将心里的怒意平息。

“王欢,老夫说过没命居住这个地方,现在撤走,还能大赚一笔。不然,恐怕连命都没有。”

康大师冷冷的道。

王欢笑道:“我没命居住这里?我看没命住这里的是们。”

“就不怕鬼吗?”康大师阴沉道。

此时,空中的几道冤魂还在漂浮着,不过他们似乎在挣扎中,想要摆脱康大师那罗盘的控制。

就在康大师耐心耗尽,准备给王欢一个教训的时候,别墅突然一黑,好像被一片黑布遮上一样,同时,别墅里面阴风大起,那原本在空中漂浮的阴魂身形摇动,向着众人扑来。

“啊!”

别墅里传出一阵阵尖叫,陈备云这些人更是躲在康大师的身后,吓的面如宣纸一样苍白,额头的上的冷汗如雨一样落下。

“康大师,先解决这些阴魂,这小子既然不识抬举,我自然有办法让他把别墅乖乖的献上。”郭慧萱的腿也有些发软,催促着康大师。

本来还不想动用人脉关系,可这王欢简直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看来只能动用一些官方的力量来压迫这小子。

康大师淡淡的看了王欢一眼,摇头道:“贪心不足蛇吞象,王欢,错过了最后的机会。”

“也罢,今日老夫就让看看,拒绝老夫,是多么愚蠢的选择。”

说完,他看着空中扑过来的阴魂,不屑的道:“一群连灵智都没开的孤魂野鬼,也敢在老夫面前逞凶?”

说完后他捏动法决,那罗盘金光大涨,一个个金色的八卦从罗盘里飞出,一下子将别墅照的明亮如火。

这还不够,众人看去,那飞出来的金色八卦,撞在那些阴魂上面,那阴魂发出凄厉的惨叫声,随后化作一缕缕黑烟。

旁边的人看的目瞪口呆,特别是看到康大师大发神威,转手就将这些鬼怪杀死,陈备云父子两人惊喜万分。

这里的房交要涨了!

康大师很满意这个杰作,道:“陈总,这里的阴魂已经被老夫驱除,相信不久之后,这里依旧会成为黄金楼盘。”

“是是,谢谢康大师,康大师法力无边,令人惊叹。”陈

备云父子两人感激涕零。

“王欢,康大师的手段也看到了,得罪这样神仙一样的人物,觉的还有好日子过吗?”陈盛文跳出来,指着王欢喝道。

陈备云也跟着道:“没错,本来好言相劝,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郭小姐,康大师,们请放心,我跟房产局的领导很熟悉,只要我打个电话,这小子的房产证就办不下来,到时候这别墅该归谁,还是由我们说的算。”

郭慧萱满意点点头,转脸冷笑道:“康师,这小子对您不敬,何不如给这小子一些苦头吃吃,让他长长记性,说不定以后他还会记得您的恩德。”

陈备云父子闻言,当场举双手赞成,这姓王的实在太嚣张,太贪心了,活该得到教训。

胡芊芊抓紧王欢的胳膊,她虽知道王欢也会法术,可是这位康大师表现出来的手段让她不免有些担心。

特别是刚才那一手,就将好几个阴魂灭掉,可以说是雷霆之势,无人能敌,她能不担心吗?

康大师听后颔首点头,这王欢的确该给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正当他准备开口之时。

突然,别墅中央一股黑气,犹如一道龙卷风一样冲天而起。

一个黑影,电光火石之间从黑气中窜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