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焦府一片死寂,看着躺在地上的焦仕燕,难以置信。

焦仕燕更是一脸骇然的盯着王欢,瞳孔一缩。

她自己是真神修为,在无双城也是少有高手,便是仙台强者对自己出手,她也有能力躲闪,也不至于被人家一巴掌打在脸上,这个李欢究竟是什么实力,完全超出她的想象。

至于焦府的人更是不知所措,半空中血雾在飘散,几个护卫只是被掌风擦到就已经化成血雾了,而大小姐更是数一数二强者,结果被打到地上连爬都爬不起来。

就连沈之瑶也难以置信,捂住了小嘴。

在她的心中,自己的丈夫只是个普通人的村民,做梦也没想到,欢哥凶起来,竟然这么的厉害,她既高兴又有些担忧。她是个纯粹的女人,见到自己丈夫这么厉害,心里肯定激动。可是回转一想,她只是个普通的女人,这么配得上像王欢这样的大英雄。

焦仕燕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脑子里嗡嗡的响,耳朵都快聋了,这一巴掌把她的半张脸都打烂了,耳朵,嘴角都在流血,最令她感到惊骇的是她试图站起来好几次,发现自己浑身的骨头都碎了一样,传来一阵阵剧烈的疼痛,令她不得不躺在地上。

良久,焦仕燕终于清醒过来,脸色骇然的道:“怎么会这么强,究竟是谁?”

眼前的这个人绝对不是李欢,因为李欢没有这个实力,他要是真的这么强,当初他的人去小南村的时候,就不会这么顺利了。

焦仕燕心里猛地一惊,想到这些天宗门上仙们要寻找的外来者,她顿时大吃一惊,莫非此人是那个外来者?

但也说不通,如果眼前的李欢就是外来者,那么他怎么会出现在死人谷,而且身上又怎么会有李欢的身份玉牌。

她虽然觉的眼前的人就是宗门上仙们要找到的外来者,可是她却不敢说破,现在她还有回旋的余地,可一旦说破了王欢的身份,那么这个人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杀她灭口。

北京现代音乐研修学院笑小可爱

就在她还在猜测王欢来历的时候,王欢已经到了她的面前,冷冷的说:“焦小姐,我早就跟说过,对付,只要一巴掌,现在信了吗?”

焦仕燕闻言,身体颤抖几下:“前辈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捉弄小女子?”

此刻,她脸上哪里还有之前嚣张跋扈的样子,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看着王欢,只是她现在面容被王欢打烂,摆出这幅求饶的样子,只会让人更加恶心。

王欢冷冷一笑:“捉弄?焦仕燕,也太看得起了,我之前受了伤,所以才会任由嚣张。这女人心肠如此歹毒,留着简直就是祸害,不是喜欢杀人么,应该也早就想过会有被人杀死的一天。”

“前辈饶命。”焦仕燕连忙开口恳求。

王欢不屑的看着她:“还有脸说饶命?小南村这么多人求饶的时候,有没有放过他们,当初我们被关在死人谷自相残杀的时候,有没有饶过他们?”

想到这里,王欢越发愤怒,他极少对女人下这么狠的手,可是得知焦仕燕的一切所作所为后,王欢便忍不住怒火冲天,这种女人根本没有人性,就算这女人没有招惹到自己,王欢也会毫不犹豫的杀掉她。

看到王欢眼里的杀意,焦仕燕知道无论如何求饶也没用了,只好搬出背后的靠山:“前辈,我也是迫不得已,我只是给宗门们效力的人,杀了我,那些宗门上仙们会放过吗?”

“我这样做也是为了给宗门送上祭品,前辈杀了我,就是断了宗门的祭品之路,前辈为了几个普通村民农夫的性命,得罪宗门,孰轻孰重,前辈心里难道不会衡量吗?”

王欢暂时停止了杀掉焦仕燕的动作,他一直好奇这仙血丛林深处的宗门需要这些杀戮重的人去干什么。现在听到祭品两个字,更是令他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宗门会需要这样极端的祭品。

看到王欢迟疑的样子,焦仕燕道:“前辈,必须放了我,我认识许多宗门内的上仙,我可以把介绍给上仙们,到时候您的前途无量……”

王欢听了她的话,道:“以为我在意什么狗屁宗门上仙么?”

焦仕燕愕然,她没想到王欢这么张狂,连宗门上仙也没有放在眼中,心里暗暗大怒:“李欢,好大的胆子,敢对宗门上仙不敬!”

王欢道:“若是宗门上仙有德有贤,敬他也没什么,可是这些宗门上仙却饲养们这种垃圾,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为什么要敬他?”

听了王欢大逆不道的言论,院子里的人都惊讶无比。

在他们这个世界,宗门上仙就是无上的存在,不能有一点诋毁和不敬,这种思想从小就已经根深蒂固,哪怕是宗门上仙们要他们死,他们也会毫不犹豫。

就连沈之瑶也轻轻地拉了一下王欢的手,低声提醒:

“欢哥,不能对宗门上仙不敬……”

王欢诧异,之前认识沈之瑶的时候,这女人一切都是以自己为中心,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没先到他提到宗门上仙,就连沈之瑶也第一次反对他。

他倒是不是对沈之瑶失望,因为他知道沈之瑶劝他是为自己好,这说明这些宗门在这里的统治地位太根深蒂固了,而且对所有人的思想控制的很严,这才会有这样的效果。

“宗门上仙也是人,有什么可怕……”

王欢淡淡的说了一句。

沈之瑶脸色露出苍白之色,急忙捂住王欢的嘴,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可是却已经来不及了,这时候一个声音从外面飘进来:

“呵呵,好狂妄的小子,自以为学了一点本事,就不把宗门上仙放在眼里……”

王欢皱眉,寻声望去,便看到两个人从外面走进来。

看到来人,院子里的人骇然,随后纷纷纷纷跪了下去,就连那个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焦仕燕,此时也使出了浑身解数,匍匐在地上:

“拜见上仙!”

王欢脸色一怔,打量着眼前的两人,这就是他们嘴里说的宗门上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