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松城已经剑拔弩张的程度,双方早已交战一起。

王欢正面硬抗三位仙王,已经陷入了苦战的地步,无数剑气形成环绕当空,与三位仙王纠缠。一盘的冰无缺脸色凝重,不断释放出寒气领域,干扰阴九病三人。

王欢虽然防御得当,可是也陷入了苦战的地步,如果没有冰无缺的寒气领域,他早就落败了,哪还能撑到现在。

阴九病三人将两人围在中间,其中阴九病和金刀仙王两人作为主攻,长刀和枪影疯狂的向王欢进攻。

每一招的威势都恐怖无比,整个区域到处是充满了致命危险。

王欢占据了冰无缺的寒气领域的优势,所以每一招都能发挥出十成的威力,可就算如此,却也依旧被两人狠狠的压制着。

冰无缺除了释放寒气领域之外,还要拼命的对付赫连仙王,一心二用让他早就力不从心,好几次都险象环生,都是王欢出剑给他化解。

可就算如此,他们两人的处境也非常不妙。

距离落败只是时间问题。

“王道友,我快要撑不住了。”冰无缺向王欢暗中传音,苦苦支撑:“赫连仙王的实力不在我之下,而且释放寒气领域对真元消耗太大了。”

“撑住,我们有援手,只要等到援兵到了,咱们就赢了。”王欢也在苦撑。

“一旦撑不住了,没有的寒气领域,三人联手,我撑不住十招也要生死在这里,到时候谁也别想找到玄冰之体。”

版妖半纯真都市女生

冰无缺脸色一变,为了玄冰之体,他已经是拼了老命。

这时,他的真元有些后续不足,出现一丝纰漏。

“噗!”

一道拳劲穿过层层防御,轰杀过来,冰无缺脸色大变,急忙双手格挡,同时在他的面前出现一层层的寒冰,想将对方的拳头冰冻住。

“咔嚓!”

面前的寒冰当场破碎,拳头直接轰在冰无缺的双手交叉位置,他的手臂当场粉碎,身体向着后方极速倒飞。

“杀了他!”

阴九病看到赫连仙王那边取的成就,发出大笑,只要冰无缺死了,没有寒气领域的辅助,要杀王欢就容易多了。

“拼了!”

冰无缺双眼赤红,看到赫连仙王杀来,面前出现一道巨大的冰锥,向着对方射杀而去。

他拼尽全力的那一刻,寒气领域瞬间减弱。

阴九病和金刀仙王两人顿时感觉到一阵轻松,对视一眼,露出兴奋之色。

“王欢,完蛋了!”

两人大笑着,手里却没有闲着,直接使出大绝招,以他们两人的实力,拼了命,要杀王欢不是什么难事。

“死!”

王欢神色也急了,紫色真元运转到极致,打算临死前也要拉上个垫背的。

“王道友!”

冰无缺也感觉到王欢那边的危机,心里自责,要不是自己失误,王欢也不会陷入绝境。

宋玉儿一直在注视着大战,从期待,到最后的失望。

眼前的局势已经非常明显了,王欢没有任何翻盘的余地。

三位五重天仙王围攻,他能撑到现在,已经难能可贵,想要取胜,基本上不可能了的。

她苦涩的笑了一声,这种大战她根本插不上手,只能暗叹命运多舛,自己的城主之位,恐怕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起初看到王欢是丹王的时候,她以为还有希望。

可是仙王殿,太强大了,没人敢接丹王符剑。

而王欢的底牌,也没有任何作用。

“王欢,可以去死了!”

阴七损脸上发出阴阴的笑容,总算报了这个仇。

天松城内,许多人都在关注这场大战,这种级别的大战,已经惊动全城。

某个阴暗处,一名身披黑袍,全身笼罩在黑夜里,只露出一双绿油油的眼睛,他抬头看向天空,好像能够看穿一切,注视着天松城空中的大战。

当看到王欢陷入险境之后,黑袍人紧张的眼神也露出了放松之色。

“王欢一死,我们便可高枕无忧。”

“长老多虑了吧,就算他不死,也发现不了我们。”一盘,一个青年男子不屑的道。

黑袍人冷冷地道:“哼,昆仑那个丫头就算栽倒王欢手里,别小看他,否则会吃大亏。”

青年不以为然地道:“长老,我没有小看他,而是今天这个局面,他插翅难飞,一个死人,有什么畏惧的。”

黑袍长老道:“没有亲眼看到他死,我始终不放心。”

“好在那

阴七损办事还算稳重,竟请了三位五重天仙王对付王欢……”

青年道:“阴七损贪婪成性,这种人最好控制,多给一些东西,还不是像狗一样呼来换取。”

“好了,这话我们自己说说也就是了,他听到后,不好。”

“仔细看吧,那个王欢,撑不住了。”

黑袍长老阻止了青年的说话,继续关注战场。

此时,王欢已经被逼到绝境,好几次都要丢了性命,都被他的躲过,可就算如此,他身上的不灭金身已破,如果再被两人攻击到,那真的是致命的。

“这一次,躲不过了!”

阴九病声音冰冷,长枪上杀意沸腾。同时,金刀仙王也聚力,两人刀剑合二为一,形成恐怖的大杀招,向着王欢杀去。

“王道友!”

冰无缺狰狞大吼,可是却无能为力,赫连仙王一直缠着他。

就在他们杀招即将杀向王欢之时,忽然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气息传来,天边也出现一道人影。

一道声音,带着音爆声从天边飞来,速度太快,整个空间都扭曲,好像是从空间里面钻出来一样,仅仅在一瞬间就已到了天松城的上空。

“那是……”阴九病和金刀仙王也感觉到这股强大的气息袭来,心里下沉。

此刻段天鸿全力逼进,看到王欢即将被杀,将速度发挥到了极致,心里更是祈祷着,王欢千万不能死,不然这事儿就真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

阴九病三人大吃一惊,手里的速度不由慢了几分。

还没分清楚来人的身份,如果为了杀王欢,背后遭遇偷袭,将自己陷入危机中。

“援兵来了?”

冰无缺却是一喜。

可是当看到来人之后,一颗心下沉到了谷底。

“殿主!”

金刀仙王三人一愣,旋即大喜,担心了半天,原来是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