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史上最强女婿最新章节!

“而且,我过一段时间就要回宁城了,到时候,可不一定能帮老爷子看病啊!”李钊开口道。

听到这话,所有的人都是愣住了,饶是旁边的韩大,也是忍不住上下看了一眼李钊,有些怀疑他有没有说错话。

自己喊他过来救人,难不成,他还能把人救了一半就走了不成?

想到这里,韩大也是眉头微微一皱,刚想说话,又是听到李钊开口了。

“对了,我们宁城最近新建了一个疗养院,正好在木西山,风景也是极好的,而且我是那里的主治医生,要是陈老爷子不嫌弃,可以住在那里,而且本来宁城的水土就很养人,人杰地灵,住在那里,老爷子应该会舒服很多,们陈家只要定时派人到那里去看看就行了!”李钊开口道,顺便就是把当初在宁城的时候,和唐昭合计一起开的疗养院说了出来。

“宁城疗养院?我怎么没有听说过?”韩大微微一愣,然后皱着眉头问道。

“自然没有听说过,那里才开始决定建造呢,看情况,现在应该是在选址阶段,距离造好,还有一段时间,起码得到明年!”李钊道。

“明年?”听到这话,四周的人又是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只是还未来得及说话,又是听到李钊道,“当然了,我之所以跟们说这个疗养院的原因,是因为这个疗养院里面,确实适合养生,环境好不说,还能治病,而且我就在宁城,况且,老爷子的病,没有这么快就好的!”

“这,容我再考虑考虑!”听到这话,旁边的陈伯当犹豫了一下,然后便是开口道。

“这是自然!”李钊点了点头,他只是过来帮唐昭说说,倒不至于真的把别人拉过去,所以李钊很果断的便是不再多言,省得到时候暴露了。

“老爷子先坐下吧,我再帮查看一下身体,确认一下接下来的疗程!”李钊笑了笑,看着陈礼道。

清纯美女沙滩唯美写真

陈礼也是连忙点了点头,快速的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面,然后等李钊帮自己开了药方之后,才是笑眯眯地站了起来。

眼看着时候已经不早了,韩大也是缓缓起身,“老陈啊,这次可算是运气好,要不是李钊,还不知道要受多大的折磨呢!”

陈礼笑了笑,然后微微眯着眼睛,整个人又是陷入了沉默之中,旁边的陈伯当却是快速的走了过来,手里抓着一张银行卡,用托盘放在了李钊的面前,“李医生,我父亲能够好,都得感谢,一点小意思,聊表谢意!”

“对了,我们陈家,会力支持当上国安局的副局长的,尽管放心!”陈伯当开口道。

“既然如此,那就多谢了!”李钊缓缓地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托盘,伸手轻轻地推开了,然后继续道,“至于这钱,就不用了!”

“这怎么行?一码归一码,该给的诊金还是得给的!”陈伯当急忙道。

“倒不是我不要,而是我另外有事相求!”李钊拱了拱手,继续开口道。

“何事?”听到这话,陈伯当也是微微一愣,忍不住看了一眼躺在躺椅上面的老爷子,然后继续问道。

“明日,我要去一趟执法者总部,我希望陈家能够告诉,们,站哪边!”李钊笑眯眯地开口道。

“执法者?”听到这话,陈伯当再次一愣,又是转过了头去,看向了老爷子,陈礼眼皮子微掀,若无其事的开口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小李医生还是要小心一点才好!”

听到这话,陈伯当也是看向了李钊,脸上的笑容却是比陈礼和煦多了,笑眯眯地就是开口道,“李医生尽管放心,明天我陈家会派人保护李先生的,这执法者的人,可不好对付啊!”

“如此,那就多谢了!”李钊笑了笑,得到了陈家的准信,这才是拱了拱手,便是准备离开。

“哎,李医生,该给的诊金还得收了!”陈伯当急忙喊住了李钊,然后急匆匆的将手里的银行卡放在了李钊的手里。

李钊见推辞不过,只好是笑纳了,随后便是跟在韩大的身后离开了陈家。

等出了院子之后,几人便是上了车,而远处,一辆火红色的超跑也是快速的从远处驶了过来,堪堪停在了院子的门口。

那熟悉的车身还有躁动声,分明和李钊的那辆法拉利是同一款,这倒是让李钊忍不住偏头看了过去。

车子里面,迈出了一条穿着皮裤的大长裤,很快,一个穿着皮衣皮裤,画着烟熏妆的女人便是出现在了车子旁边,看到这一幕,李钊倒是微微一怔,有些奇怪了起来。

那女人也是好奇的打量了一下李钊,然后扭头快步的往院子里面走了过去。

“好看吗?”见李钊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女人,韩月也是靠了过来,然后低声问道。

“不行,花里胡哨的!”李钊摇了摇头,“化得这妆实在是太浓了,看上去不过是个年纪轻轻的丫头,怎么画个这么成熟的妆?”

“哼!”听到李钊竟然一本正经的在回答,韩月也是轻哼了一声,然后解释道,“人家可是陈伯当的女儿,陈薇薇,陈家的大小姐呢!”

“嗨,我当是谁,陈家的大小姐有什么用?我只喜欢韩家的大小姐!”李钊笑眯眯地收回了目光,然后看向了旁边的韩月。

“呸,油嘴滑舌,李钊,越来越不像以前的样子了,太让我失望了!”韩月有些不满的开口道。

“怎么了?我哪里油嘴滑舌了?我说的是实话好吧!”李钊摇了摇头,“我确实只喜欢韩家的大小姐啊,别人家的屁都不是!”

“哎呀,说话怎么这么难听!”韩月又是脸色一红,在李钊面前,她越来越无奈的发现,自己根本斗不过他,李钊脸皮又厚,又不要脸,怎么都是自己吃亏。

“嘿嘿!”李钊笑了笑,伸手牵住韩月的手,随后便是不再说话。

而另一边,先前那女子也是快步的往院子里面走了过去,还未进入院子,便是听到她的声音响了起来,“爷爷,爸,我听说今天有医生过来给爷爷治病,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