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妉无奈不已的拿起酒杯再次饮了一口酒,接着又要倒酒,可摇了摇酒壶,没酒了……

算了,不喝了。

想着他打了个哈欠,“吃的都有些困了,你俩慢慢吃,我出去吹吹海风。”

说完他也走了出去。

却是离妉前脚刚走,后边北萧南就突然搂过了璃七。

“阿南,你,唔……”

突然落下的吻让璃七有些懵,甚至还闻到了一丝醋味。

璃七的心里暖洋洋的,又带着一丝丝的无奈,终于被北萧南松开,她委屈巴巴的望着北萧南,“我与他没什么。”

“知道。”

北萧南缓缓开口,“就是想亲而已。”

璃七:“……”

什么叫只是想亲而已?

小清新美女私房照曝光

这个北萧南,越来越不正经了!

不对,他对自己好像就没怎么正经过……

船舱之外,原本在里头还笑盈盈的离妉一出船舱,脸上的笑容便收了起来。

他十分无奈的伸手揉脑袋,可一抬手才发现酒壶都给他带出来了,便又将酒壶轻轻放到了一旁。

真是,怎么突然就魂不守舍的?

“阿常,谢谢你们为我父亲报仇,此次无名岛的事情,给你们添麻烦了。”

耳边传来的声音引起了离妉的注意,循声望去,才见前方的船栏边上,丰夏正低着脑袋站在阿常面前。

天色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暗了下来,阿常面色冷淡,“不是我救的你,不必谢我。”

“不不,你们几个都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谢过了他们,也该来谢你的……”

见阿常冷冰冰的不说话,丰夏又道:“上次一别,我一直期待与你们重逢,后来却发生了那样的事,我都以为我们很难再相见了,没想到后来还是遇见了你们,我……”

“入夜了,休息吧。”

阿常淡淡的说完这句话,就转身走回了船舱。

留于原地的丰夏满目神伤,自然是感觉到了他不想搭理自己,不然她也不会这般难受。

“真没想到那样的木头也会有人喜欢,你们女孩子是不是都喜欢那种面无表情不爱说话,永远冷冰冰的男孩子啊?”

实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丰夏一大跳,丰夏猛地回过了头,见到离妉,她又轻轻松了口气。

这不是乌原木族的族长吗?

毕竟这次是被他所救,所以丰夏对他也没什么不好的印象,只道:“偷听别人说话是不好的。”

离妉耸耸肩,“你们就在这说话,这儿前后左右都是人,人人都听的见,我一出来自然也能听的见,怎的就是偷听了?”

说着,他又一步一步地走到了丰夏面前,“我说你们这些姑娘,怎的就不喜欢我们这种幽默,可爱,俊俏,还霸气十足的男的,都喜欢那种一天没说几句话的面瘫啊?那种男的有什么好的,一天天喊着忙忙忙,真成亲了,连陪你的时间都没有,拿来有什么用?”

“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丰夏小脸微红,神色有些紧张。

离妉却道:“是我看错了吗?你那语气与神情,分明是喜欢他的。”

突然被人说穿了心事,丰夏的小脸忽地又更红了,“你少胡说,我没有。”

“算了,没有就没有吧,天都黑了,小爷我也回去睡大觉了。”

离妉懒懒得伸了个懒腰,正要离开,丰夏又突然叫住了他。

“等等。”

“干嘛?”

离妉打了个哈欠,“我多喝了几口,都犯困了,你想说什么就直说了吧。”

丰夏有些纠结的上前了几步,“那个,你与他们好像认识很久了?”

“那是自然。”

离妉勾了勾唇,“特别是我与璃七,我俩当初还是在战场上认识的,你都不知道当时她有多厉害,活活就是一个女英雄,又聪明,又胆大,还十分的厉害,最初刚认识,她就救了我妹妹一命,也间接的救了我们族,不仅如此,她还长的特别好看,至今为止我都没见过比她好看的人,你都不知道我有多迷她!”

一说到璃七离妉便根本就停不下来,嘴巴一张一合说个不停,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灿烂。

一旁的丰夏好不尴尬,“那个,我其实是想问你阿常的事,你知不知道阿常的心上人是谁啊?”

“阿常?就是方才与你说话的那抉木头?”

离妉摆了摆手,“我对他又没兴趣,管他那么多做什么?他喜欢谁不喜欢谁,我从没注意过。”

丰夏的眸里闪过一丝失落,她垂下眸,轻轻叹了口气。

“好吧……”

见丰夏失魂落魄的,离妉不由道:“你管他喜欢谁干什么?你要是喜欢他就追呗,反正我是没见过他带女人,早前听是听说过他身边有个姑娘,但那姑娘又没与他成亲,只要他还没有娶妻,你就是有机会的,明白吗?”

丰夏呆呆的盯了离妉许久,好一会儿后才轻轻扬起了唇角,“我明白了,多谢。”

之后丰夏便笑盈盈的走了开。

留于原地的离妉打了个吹欠。

“明白什么就明白,我都不明白。”

他疲惫的伸了个懒腰,脑袋又重又沉,方才他在和谁聊天来着?

算了不管了,回去睡大觉吧。

翌日,天刚一亮璃七几人便与离妉分开了,无名岛之事告一段落,离妉便也不再久留,派几个人呆岛上看情况后,直接领着一大堆的人回乌原木族了。

而璃七几人也依旧坐在那艘小船上。

说是小船其实也不小,至少该有的东西几乎都有,只是与那些艘巨大的船相比,他们的船确实小了好多。

为此阳之还一再吐槽,说什么要是早知道会碰上这种事,一开始他们就该坐大船。

璃七听的无比头疼,“你要真想坐大船,等我们到了渊国,将渊国的事都办完了,回冀国的时候再坐大船好了,眼下已经上了这船,也找不到大船给你坐。”

阳之懒懒的躺在船顶,摇着小腿。

“一早出发是为了不被人盯上才乘此船,要是没有无名岛的事,倒也乐的自在,这无名岛的事一闹,咱们不管乘的大船还是小船,人家都已经盯上了咱们,倒还不如大船呆的舒服呢。”

阿常蹙了蹙眉,“你可跳到海里找大船。”

阳之唇角一抽,“我说你小子是听不懂玩笑话吗?”

“没听出玩笑,倒是听出了你从未见过大船,眼红了。”

阿常面无表情。

阳之猛地坐起了身,“谁没上过大船?谁眼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