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个疯子,虎毒还不食子呢,你居然连自己的孩子都要害死!”张嫌穿过了小区前街,对着长发恶魂怒斥道。

“管你什么事?我爱她,我想和她永远地生活在一起!我想和她做一辈子的母子!有错吗?”长发恶魂悲恸的怒吼。

“你的爱就是杀了她?那你的爱也太自私了吧?我很同情你,但是你不能拿孩子的生死当成你自私的理由,你没资格这么做。”张嫌反驳道。

“我没资格?我是她的母亲,是我生下了她,我怎么会没资格?何况她也喜欢我,也思念我,她每日都在呼唤着我,她不停的向我诉苦,她期待着我的归来,所以我才要把她带离现实的苦海,我会在灵魂世界守护她一辈子,我要和她相依为命!”长发恶魂哭诉着,用悲壮的声音来表达自己的爱。

“她呼唤你?”张嫌不解的问道,如果说女儿追思自己的亡故的母亲的话还可以理解,但是用到呼唤这种字眼之后,张嫌倒是觉得或许眼前的长发恶魂之所以突变成恶魂应该和她的女儿有很大关系。

“是的,他的那个死鬼老爸,也就是我生前的丈夫一门心思就知道做生意,喝酒应酬一年都不着家,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关心自己女儿,芷茹才多大,每天都要自己洗衣、做法、上学,根本没有人能呵护她,她做饭时把手划破烫伤,她洗衣时被洗衣粉烧伤了双手,没有人辅导她的功课,她为了跟上老师的进度,每晚自己钻研课业到大半夜,她的哭声没人能听见,她的伤心没人能诉说,只有我把她的苦和累看在眼里,我的女儿才多大啊,人家的孩子都在父母的陪伴下成长,人家的孩子整天欢声笑语,为什么我的孩子就要遭受这样的苦难,我现在拥有了一点神力,我要把我的孩子从这种苦海中解救出来!”长发恶魂控诉着世界对自己女儿的不公。

“也就是说你女儿经常把她的苦楚向你倾诉对吧?”张嫌好像明白了长发恶魂加害自己女儿的原因。

“没错,我死前不知道还有灵魂世界,如今知道了,我断不会再让我女儿遭受世间的苦痛,我要带走她!”长发恶魂似乎下定了决心。

听完了长发恶魂的诉说,张嫌略微沉思了一下,随即严肃的问道:“你女儿愿意跟你走吗?”

“愿意,当然愿意,芷茹可是最爱我的了。”长发恶魂想都没想就立刻回答道。

“我不是问她爱不爱你,我是在问她愿不愿意离开人世?或者说是愿不愿意以死来逃离这世间的磨难?”张嫌更为明确的问道。

“这……”长发恶魂拉着长音,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多才多艺美女一袭白裙头戴花环抚琴作画写真图片

“你根本就没问过她的感受对吧,也许她很苦,也许她很累,也许她在忍受着别人难以忍受的孤独,但是这和她愿不愿意离开这人世间是两码事,你没有资格替她做出这种决定。”张嫌反驳道。

“不,她是爱我的,她会选择和我在一起的,她做梦都在喊着‘妈妈’,呼唤着我的名字,我想她一定会愿意和我在一起的。”长发恶魂激动的说着。

“那这样吧,这事咱俩说的都不算,无论是选择随你而去还是选择留在人间,这需要由她本人来做决定,我可以给你们一个对话得机会,让她来亲口告诉你,如果她选择轻生,那么我尊重她的决定,你也可以再次带走她,如果她选择留下,你就老老实实被我超度到另一个世界转世就好,怎么样?”张嫌提议道。

“你能让她和我说话?”长发恶魂惊讶的看着张嫌。

“我是魂师,自然有这种手段。”张嫌点了点头。

长发恶魂思索了片刻之后,终于同意了张嫌的要求:“那好,那就让芷茹来选择。”

就在张嫌和长发恶魂说话的时候,曲芷茹已经捡起了张嫌遗落在便利店门口的两个装满速食的袋子,正等街对面等候着红绿灯,准备过马路了。

不一会儿,随着绿灯亮了起来,曲芷茹穿过了马路,径直的走到了张嫌的面前,用小巧玲珑的手掌举着两个沉重的塑料袋子递给了张嫌,嘴里说着:“大哥哥,这个给你。”

“芷茹妹妹,你想不想见一见你的母亲?”看着曲芷茹乖巧懂事的样子,张嫌试探性的问道。

“我妈妈吗?”曲芷茹不可思议的问。

“嗯,说实话,刚才你的意外皆因你妈妈而起,她虽然已经去世了,但是却以另一种方式一直陪伴着你,准确说是在观望着你,她刚才想把你带离人世,所以才加害于你,现在她想和你说说话,想要知道你的选择是怎样的。”张嫌简单的把和长发恶魂的对话内容传达给了曲芷茹。

“真的吗?我能见到妈妈了吗?太好了!”曲芷茹高兴的像只小兔子一样活蹦乱跳。

“你同意见妈妈了?”张嫌再次问道。

“同意!”曲芷茹坚定的回答道。

张嫌见曲芷茹同意了,也不做作,直接把曲芷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手搭在了曲芷茹的肩膀上,用魂力将曲芷茹的灵魂从身体里拍了出来,并且用白磷剑环绕着曲芷茹的灵魂,在四面形成了一个毫无死角的保护网。

“哇,这就是我的灵魂吗?”曲芷茹见自己灵魂出窍了,倒也不害怕,反而是异常的惊喜和兴奋。

“看这里,这只亡魂就是你的母亲,有什么话你可以和她谈。”张嫌从曲芷茹身前侧开了身子,长发恶魂的形象显露在了曲芷茹的正前方,恶魂撩开了自己的长发,一张女人的小脸显露了出来。

“妈妈!”看到长发恶魂的面孔,曲芷茹不由自主的叫了出来,灵魂不由得向前探去,想要扑进长发恶魂的怀抱。

“曲芷茹别动!你的母亲已经是恶魂了,也就是说她对你的灵魂已经构成威胁了,在话题还没谈妥期间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在你做出决定前就先不要靠近她了。”在曲芷茹准备冲向自己母亲的时候,张嫌一伸手挡住了曲芷茹的去路,劝告着。

曲芷茹看向了张嫌,他知道张嫌不会害她,最终选择了听从张嫌的建议,灵魂留在了原地,满怀激动的看着久违的母亲的面庞。

“芷茹啊,妈妈想你!”长发恶魂带着哭腔说道,几滴魂力凝成的泪滴从眼眶之中流了出来。

“妈妈,芷茹也想你,芷茹天天都在祈祷着能再见到你,上天真的听到了我的呼唤了。”曲芷茹的灵魂也啜泣着。

“芷茹,既然你那么爱妈妈,你现在要不要到妈妈的世界中来,妈妈看到了你遭受的苦楚,听到了你的诉求,妈妈想再次为你遮风挡雨,妈妈不会再让你没有人陪,妈妈想和你一起生活下去,你愿意吗?”长发恶魂感天动地的长啸着。

“妈妈,芷茹爱你,但是芷茹还不想离开这个世界,这个世界里还有那么多人和妈妈一样疼爱芷茹,芷茹不想离开他们。”曲芷茹摇了摇头,回答出乎了长发恶魂的意料。

“为什么?这世间还有什么好留恋的?那个死鬼爸爸,那些不来照看你的亲戚,那些成天欺负你的同学,哪一个人值得你留有眷恋?”长发恶魂问道。

“妈妈,不是这样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芷茹理解他们,因为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长期卧病在床,再加上我上学需要不小的花销,所以爸爸只能拼命工作挣钱养家,这些芷茹都知道,芷茹虽然孤独,但是芷茹还是懂事的,芷茹只是抱怨几句,绝没有真正的怨恨。”曲芷茹哭诉着解释。

“那欺负你的那些同学呢?什么邱临东、大壮,他们不是经常欺负你的吗?”长发恶魂不甘心的问。

“哼,他们就是欺负我没人照顾,但是前段时间我学会了跆拳道,现在那两个人见了我都躲着走,这已经不是什么大事了。”曲芷茹露出了倔强而又坚强的表情。

“孩子,你受苦了,什么事都要自己解决,当妈的就是感觉你活的太累了、太委屈了。”长发恶魂继续哭诉道。

“不委屈,不委屈,妈妈你看,我现在都有肌肉了,而且无论是洗衣做饭还是课业学习,已经没有一样能难倒我的了,那些有妈有爸的孩子天天啥都不会还哭哭唧唧的,他们才是越活越难呢,我的苦又不是白吃的。”曲芷茹调皮的把她的灵魂手臂蜷了起来,展示着自己的肱二头肌。

“我的好孩子真是长大了,妈妈就是心疼你,有什么需要妈妈出手的你就和妈妈说,妈妈会帮你,妈妈会守护你。”长发恶魂欣慰的看着曲芷茹,不停地的点着头。

“妈妈,这位张嫌哥哥是要带你走吧?”曲芷茹突然问道。

“嗯。”长发恶魂点了点头。

“妈妈,张嫌哥哥是个好人,他会带你去一个更好的地方,他不会骗你的,你就听张嫌哥哥的话吧。”曲芷茹道。

“可是,可是,妈妈舍不得你呀。”长发恶魂见到曲芷茹的坚强模样很是开心,但是一听说又要和自己的孩子分开了,多少表露出一些不舍的样子。

“妈妈不要再做孤魂野鬼了,您不要担心芷茹,芷茹会坚强,芷茹会带着您的爱一起成长,芷茹不会给妈妈丢脸的。”曲芷茹挺着胸脯保证道。

“好,妈妈知道了,是妈妈做错了,这位魂师小哥,我现在就散去魂力让你超度,不过我女儿就拜托你了。”说着,长发恶魂便自行散去了魂力,居然从一只高级恶魂直接变成了一只只有原始魂力的初魂。

张嫌见过很多次初魂堕落成恶魂的,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恶魂自行散去魂力变成初魂的,这让他感觉很是奇妙,原来言语的力量这么大啊,想到这里,他突然发现即使是变成了恶魂厉鬼的亡魂在其灵识里也有软弱的一面,或许找到亡魂的情感软肋也是猎捕亡魂的一种方法,这就像世间既存在使用道术的驱鬼道人也存在使用言语感化恶鬼的僧侣一样。

“那个,阿姨啊,你拜托之事我可不敢硬接啊,我就是个毛头小子,你看我这颓废的样子,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更别说让我照顾这么懂事的芷茹妹妹了,怎么我这还没答应你就把魂力部散去了呢,这不是强人所难嘛。”听到长发恶魂的拜托,见长发恶魂不由分说就自行散去魂力,张嫌总觉得长发恶魂有点强行绑架自己的意思。

“我倒不是让你给我女儿当保姆,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在一起做个伴,看你买了这一大堆速食食品,想必你也是独自生活吧,你是魂师,从你刚才打飞了我救下了我女儿的手段上来看,你也有保护我女儿的能力了,我之所以自行散去魂力不为别的,只为能求你尽量保护她一段时间,这样我也就安心了。”长发恶魂解释道。

“妈妈,我能保护自己,我已经长大了。”曲芷茹坚强的说道。

“孩子,我相信你长大了,只是你的能力还不足以保护你自己,这世间除了有能伤你的活人,还有在暗中惦记你的恶鬼,这位叫张嫌的小哥哥是特殊的一类人,从他被砂石车撞翻之后还能安然无恙来看,他的能力也是普通人难以企及的,这点妈妈最清楚,所以妈妈要拜托这位张嫌小哥哥用他特殊的能力守护你。”长发恶魂继续解释着。

“妈……”曲芷茹见母亲即使变成了亡魂对自己还是如此关心,感动的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这样吧,反正我也是一个人生活,在这个齐城也没有什么亲戚,我就认芷茹当做我的妹妹吧,但是我可不敢保证一直围绕在芷茹的身边,我肯定也会有我自己的事,只能说在芷茹长大之前偶尔关照吧。”张嫌想了想,终于回答道。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芷茹以后就交给你了,让她当你妹妹也行,让她今后为你洗衣做饭服侍你都行,只是你要保证我家芷茹的安,保证我家芷茹能开开心心的活着就行。”长发恶魂笑着说道。

“别这么说,说得我好像地主找了个童养媳似的,我可没那么大的能耐。”张嫌瞥了瞥嘴抗拒道。

“张嫌哥哥,我的命都是你救的,当你的童养媳我也愿意,不过芷茹现在还小,无法为张嫌哥哥传宗接代,但是芷茹会帮张嫌哥哥洗衣做饭,做一些我力所能及的事情,等到芷茹长大之后再给张嫌哥哥的当媳妇儿。”曲芷茹看张嫌害羞的样子,居然红着脸对着张嫌说道。

张嫌心理清楚长发恶魂说那些话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用魂师能力保护曲芷茹成长,真要看到自己女儿像个仆人一样服侍别人的话肯定也会难过,这也就是一个说辞罢了,但是曲芷茹却像是把她母亲的话当真了,再加上自己曾救过她的性命,她现在真有种要把自己当做了她的主人的意思,这让张嫌有点哭笑不得。

“哎呀,不是那个意思,你以后就称呼我为哥哥就行,我不用你给我传宗接代,也不用你帮我洗衣做饭当仆人,你就当我妹妹就行,该怎么生活还怎么生活就行。”张嫌一拍脑门,铆足了劲解释。

“张嫌哥哥是不喜欢芷茹吗?是芷茹做了什么让张嫌哥哥嫌弃的事情了吗?”曲芷茹眨着小眼睛看着张嫌,委屈巴巴的快要哭出来似的。

“没有没有,喜欢喜欢,芷茹很好,只是……”见曲芷茹要哭,张嫌慌张的解释着,他这个人吃软不吃硬,就见不得人在自己面前流眼泪,尤其曲芷茹又只是一个灵巧可爱的小女孩儿,更让张嫌我见犹怜了。

张嫌吞吞吐吐得的还没有解释完,曲芷茹居然抢先惊呼道:“真的吗?张嫌哥哥真的喜欢我吗?我决定了,我以后每天都去给张嫌哥哥洗衣做饭打扫卫生,张嫌哥哥若是有什么吩咐尽管提就是了,芷茹不会的可以学,只要张嫌哥哥别怪芷茹笨手笨脚的就行了。”

“啊?我那摊猪窝真不用打扫,唉,算了,我先把你的灵魂送回进你的躯体里去吧,之后我再解决你妈妈的事情。”张嫌一脸郁闷的对着曲芷茹说道,然后一拉扯曲芷茹的灵魂,曲芷茹的灵魂便和躯体再次融合为了一体,只留下再一次魂体合一的曲芷茹。

“你也见到了我女儿有多懂事,我的话你可以当成道德绑架,但是她的真心你应该可以感受得到,请你代我照顾她一段时间,请你替我守护她一段时间,请不要伤她的心,感情也好,交易也罢,这是我最后的诉求,我在这里给您叩头了!”已经从长发恶魂变成了长发初魂的曲芷茹母亲见自己女儿的灵魂消失了,便用魂音对着张嫌恳求着,最后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向着张嫌叩首。

张嫌点了点头,也没有再说什么,他从破旧的裤兜里摸出了那个长久没用都快被遗忘了的冥石盅,检查了一下发现冥石盅在自己被车撞翻之后居然还是完好无损,这才放心的对着长发初魂手臂一挥,一抹魂力飘出,把长发初魂收进了自己的冥石盅里,这个闹鬼的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张嫌哥哥,我妈妈走了吗?”见张嫌一连串奇怪动作做完之后,曲芷茹问道。

“嗯。”张嫌轻轻的回答着。

“妈妈还是爱我的,他帮我找了个好哥哥。”曲芷茹继续笑着说道,然后一下抱住了张嫌的一只手臂,亲昵的贴在张嫌身上。

“嗯。”张嫌收起了冥石盅,用另一只手抚摸着曲芷茹的额头,他知道曲芷茹心中肯定非常难过。

“张嫌哥哥,魂师是什么?我能成为魂师吗?”片刻之后,曲芷茹突然抬起头,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向张嫌询问道。

“为什么问这个问题?”张嫌低头看着曲芷茹,看着这个他刚认下的妹妹,她这个妹妹看起来虽然是个小孩子的模样,但是表情里已经多了些本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坚韧和成熟。

“因为魂师有超人的能力呀,能对付恶鬼,又能救人,我觉得很厉害。”曲芷茹回答道,轮廓下隐约显露出玲珑美人样子。

“厉害?很差劲的职业,会死人的。”一提到恶鬼,张嫌突然又想起了和卢森误入鬼宴的事情,不由得再次失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