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酒足饭饱之后,林风摸着高高鼓起的肚皮,终于是满意地笑了起来。

不知道自己的主治医生是哪个混蛋?

居然只让吃一些流食!

老子看起来就那么地弱不禁风么?

不吃饱肚子,怎么能快速康复身体?

庸医!

……

刷卡,结账。

走在繁华的街头上,张小曼亲昵地挽着林风的胳膊,脸上尽是心疼的表情。

从林风轻描淡写的口气中,张小曼知道了柳氏珠宝店发生的抢劫案,也明白了林风当时的处境是有多么的危险,虽然林风现在平安归来,但张小曼还是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看着眼前这位青春活泼的女孩,林风犹豫了一阵之后,终于还是开口说道:“小曼,我要结婚了。”

古雅风格纯纯女郎极其迷人

明显感觉挽住自己胳膊的手颤抖了一下,林风偷偷瞥了一眼张小曼,突然发现她的眼神黯淡了下来。

“呵呵,那恭喜你咯!”张小曼强颜欢笑地说道。

只见林风摸了摸鼻子说道:“小曼,咱俩……”

“咱俩挺好的啊?”张小曼突然打断了林风的话语,只见她微笑着说道:“你放心,我不需要你给我任何的名分。”

“额,我不是这个意思。”林风顿时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那你是什么意思?”张小曼突然停住了前进的脚步。

“我觉得……”林风低头沉思了一下,然后说道:“你还年轻,你应该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你这是要和我分手吗?”张小曼的眼眶又红了起来,只见她嘟着嘴巴说道:“我不答应!”

“额,小曼。”林风饶了绕后脑勺,然后尴尬地说道:“咱们认识的时间也不长,而且,我也不是个好男人,你为什么还要如此委屈地跟着我呢?”

“你救过我母亲的命,也救过我的命……”张小曼突然直直地望着林风说道:“最重要的是,我喜欢你!”

林风:“……”

“林风,别赶我走行吗?我保证一定会乖乖听你话的!”张小曼突然哀求起林风来。

“傻丫头,你这样做值得么?”林风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张小曼说出这句话后,林风在她眼中只看到了一片坚定之色。

“唉!”只见林风轻叹了一声,然后便说道:“好吧,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去照顾你的。”

张小曼闻言之后,突然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微笑了起来:“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哦!”

“如果哪天你不喜欢我了,随时都可以离开我的身边,然后去寻找属于你自己的幸福,我保证绝不会阻拦你。”林风补充道。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张小曼擦了擦眼角的泪痕,然后又挽住了林风的胳膊,并将脑袋靠在了他的肩头。

林风轻轻一笑,然后问道:“小曼,你母亲那边怎么样了?”

“一切都顺利,合适的骨髓找到了,手术也安排在后天上午进行,而且医生说手术的成功率很高,这一切多亏了你……”张小曼叽叽喳喳地说了起来。

看着身边的可人又恢复了活泼的神态,林风会心的笑了笑,然后便静静地听着张小曼讲述她母亲的病情……

某一刻,林风的眼皮微微一抖,眼角余光似乎瞥到了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有人在跟踪自己?!

不会是昨天那群劫匪的同伙,主动上门来寻仇了吧?

一想到这里,林风的眼睛顿时就眯了起来,只见他一把拉起还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张小曼,然后快步朝着不远处一条胡同走了过去。

“林风,怎么了?”张小曼惊讶地问道。

“别说话,有人在跟踪我。”林风脸色平静地说道。

“啊?在哪里?”

“别回头!”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等会你先找个地方躲起来。”

“那你呢?”

“我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

两人匆匆走进了一条偏僻的胡同,只见林风抬头张望了一下,立马看到了摆在胡同深处的一个垃圾箱。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拉着张小曼走了过去,然后便快速地躲在了这个垃圾箱后。

“林风,要不要报警?”张小曼紧张兮兮地问道。

“现在报警也来不及了。”林风撇了撇嘴说道:“别怕,有我在,他们是不会伤害到你的。”

“可是……”张小曼还是一脸的紧张。

“嘘!他们来了!”林风突然竖起一根食指放在了嘴边,同

时也示意张小曼不要出声。

果然,胡同口匆匆跑进来三名成年男子,为首的一名男子脸上有一块刀疤,这条刀疤从太阳穴一直延伸道下巴,使他看起来显得非常的狰狞。

跟在刀疤脸身后的两名男子,一人染着红头发,另一人染着绿头发,模样像极了洗剪吹二人组。

只见走进胡同的三名男子,先是稍微张望了一下,然后便朝着林风藏身的垃圾箱走了过来。

林风知道已经躲不掉了,于是他轻轻地拍了拍张小曼的手背,紧接着就毫不犹豫地走了出去。

猛然出现在胡同里的林风,顿时让这三名男子微微一愣,为首的刀疤脸还未说话,跟在他身后的红毛却忍不住开口嘲讽了起来。

“草!你这小子,有本事继续藏着啊?”红毛的声音很尖锐,这让林风想到了古时候皇宫里的太监。

只见林风脸色古怪地瞪了一眼这个红毛,然后又将目光落在了刀疤脸的身上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踪我?”

这一次刀疤脸依旧没有开口说话,反倒是身后的绿毛抢先一步说道:“嘿嘿!小子,怪就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我得罪了谁?”林风诧异地问道。

“哈哈!得罪了谁都不知道?”

“呵呵!等我们将你的双腿都打断,然后送你躺进医院,你再去慢慢想吧!”

红毛和绿毛一唱一和了起来,但是站在最前方的刀疤脸却依然没有开口说话。

直到这个时候林风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群人不是那些劫匪的同伙,而是段杰喊来报复自己的打手!

段杰是谁?

就是被林风一脚踢进医院的警察局副局长的儿子!

靠!自己还没有去找那个小白脸的麻烦,他反而先找上门来,看来,得抽个时间找他好好谈谈心了!

只见林风的嘴角露出一丝不屑地笑容,然后便不急不缓地问道:“段杰他人呢?不会是因为怕了我,所以才躲着不敢出来见我吧?”

“你小子找死吗?”

“杰公子会怕了你?”

“老大,等会让我先动手,我要亲手废了他的双腿!”

“不行,留一条腿给我!”

“好,咱哥俩一人废他一条腿!”

……

听着红毛和绿毛的叫嚣声,林风顿时失去了兴趣,只见他好奇地盯着刀疤脸问道:“丑八怪,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是个哑巴吗?”

静!

胡同里突然安静了下来!

红毛和绿毛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林风,仿佛他做了一件捅破篓子的大事。

而刀疤脸先是一愣,紧接着,眼中便闪过了一丝杀气!

没错!就是杀气!

身为进化者的林风,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这一缕淡淡的杀气!

林风非常肯定这个刀疤脸杀过人,而且死在他手上的人命肯定不止一条,因为只有经历过杀戮的人,身上才会冒出这股实质性的杀气!

“老大,废了他!”

“敢骂我们老大,你TM是嫌命长了吗?”

红毛和绿毛在短暂的安静之后,立马指着林风的鼻子叫嚣了起来,而且两人的表情显得异常的愤怒,仿佛林风侮辱了他们的偶像一样!

有这么夸张吗?

林风不禁对眼前的刀疤脸又高看了几分……

只见刀疤脸将左手举了起来,身后的红毛和绿毛立马停止了叫嚣。

“小子,我不开口,是因为我不想和一个废人说话。”刀疤脸的声音略带嘶哑。

“我不明白,你是从哪里获得的勇气,居然能说出一番如此不要脸的话来?”林风突然鄙视地说道。

刀疤脸闻言再次一愣,然后便认真地打量起面前这个年轻人来。

林风的个子很高,大概一米八左右,体型不胖不瘦,一张脸还长得相当的俊俏。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林风的手指洁白如玉,完没有半点粗糙的感觉!

这样的年轻人,恐怕连重一点的体力活都没有干过,难道他还会打架不成?

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之后,刀疤脸不由自主地露出了鄙视的表情……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