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可能是真的,人类不可能做出这样混账的事情来……”

华晶荔在刘勋的搀扶保护下,踉踉跄跄的走在凤族祖庙边的大街上。

原本庄严肃穆的祭祖大街,如今却是凄惨一片。

就算是有漫天大雪的覆盖,也还是能够闻到空气中隐隐约约的血腥味道。

刘勋见华晶荔受的刺激太大,也是在心中暗暗埋怨宗主华谊徐,大小姐心思善良单纯,又何必让她经历如此地狱般的场景?

只好好的留在天庭内过着安逸优雅的生活不就好了?

然而就在刘勋心思转动的时候,华晶荔却是居然将自己的身子软软的靠在了刘勋怀里。

刘勋一愣,这……不大合适吧?

他刚想说点什么,就见华晶荔抬起泪流满面的小脸儿哀声道:“刘统领,送我回天庭好不好?我,我不想在这里多呆了,一刻都不想,这一切都让我受不了了。”

刘勋愣了片刻点头道:“大小姐,只等这边的蛊虫被解决后,我第一时间就送出大雪山……啪!”

刘勋话才说完,华晶荔就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旋风雷霆般的忽然卷到刘勋身后。

一只大手伸出,狠狠一巴掌便将刘勋拍倒在地,随即一把死死抓住了自己。

清纯邻家女孩回眸百媚生外拍

“啊?啊啊啊~~~”华晶荔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她已经受够了惊吓,这会根本受不住更大的刺激。

“喂,我说鬼吼什么?闭嘴!”王欢伸手捏住华晶荔的下巴,让她仔细的看着自己:“是我,是我,别叫了,我有事情要问。”

“是……”华晶荔总算也看清楚了王欢的样子,不过这可并不能让她的惊恐小一点,反而是越发的恐惧了。

身体也哆嗦的厉害,忍不住就低头朝刘勋看去,想找到一丝安全感。

然而刘勋这会却是扑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显然是已经失去了意识被王欢打昏了。

其实以刘勋的实力,就算不是鼎盛王欢的对手,也绝对不至于如此不济被一招拍趴下。

然而他之前被华晶荔挤到怀里,正心猿意马,根本没能发现王欢已经冲到身边,这一下就中了招。

“放,放开我,放开我,我,我不要见到们,都消失吧,和黄岁星还有万丈红尘都消失吧,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华晶荔显然是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一见王欢之下情绪彻底失控,浑身颤抖语无伦次。

她这样典型受了巨大刺激的状态,没段时间好好修养估计是难以恢复,根本无法对话。

然而王欢却是没时间等她,更没耐心哄她,手上用力的一捏,已经将华晶荔的头骨捏得咔咔做响。

“我没有耐心和废话,林静佳在哪里?告诉我,现在就告诉我,不然别怪我下手狠毒!”

伴随着王欢手上用力,华晶荔的面容已经开始扭曲,眼睛嘴巴鼻子中都渗出鲜血来。

“祖,祖庙……那两个女人都被黄岁星带去了凤族的祖庙内……”华晶荔到底还是害怕了。

对死亡和王欢的恐惧超越了她之前受到的刺激,这会声音颤抖的回答着。

“祖庙?凤族的祖庙吗?在哪?带我过去!快!”

王欢真的是已经没什么耐心了,之前他看到了东侧塔楼内闪烁冰凤的寒光便跑过去查看,结果却并没能看到林静佳的身影。

凤族的离火城,王欢还是头一次来,在东侧塔楼内转了半晌也没能找到任何线索,所以他现在已经彻底急眼了。

华晶荔不敢怠慢,带着王欢一路到了凤族祖庙内,推门进去一看,二人一起傻眼。

祖庙内如今已经没人了,或者说没有活人了。

到处都是冻结成冰雕的天兵尸体,而之前受刑的凤族却是消失不见,包括霜降也没了踪影,更不用提林静佳的踪迹。

“该死的,在哪?到底在哪,在耍我吗?”王欢的情绪如今也已经有些失控了。

如果说只是他自己遇到危险,那么王欢根本无所畏惧,但是如今事关林静佳那可就不同了。

他自从来到大雪山圣地后就一直满心焦躁,生怕林静佳出点什么好歹的。

只是他一直都以自己强大的意志力进行压制而已。

而如今明明已经见到林静佳了,再一次丢失她的踪迹便让王欢情绪无比的不稳定,即将暴走发疯。

看着王欢满头青筋的狰狞模样,华晶荔只能颤抖道:“刚刚,就,就在这里的,我没骗……”

“是吗?”王欢左右看看,见周围满满的全是各种骇人刑具,当下便冷笑道:“们带林静佳来这里做什么?”

华晶荔颤声道:“不,不是我带她来的,是,是黄岁星,他想通过折磨的方法让林静佳浴火重生,然后开启离火城内的死亡波纹大阵消灭蛊虫……”

“刑罚?折磨?呵呵呵,好哇,们真的是很好啊。”王欢说着将牙齿咬得咯咯直响,按住华晶荔的脑袋直接撞上了一个金属夹子前面。

这玩意儿也是刑具的一种,用来夹住人的脑袋,然后通过机关不断收紧,最终能将人夹得生不如死痛苦无比。

“要做什么?放开我,放开我啊……”

祖庙之中只有华晶荔惊恐的哭喊之生……

…………

“喂,上啊,这时候不能怂。”十六藏在一处街道拐角位置,用小手不断的捅咕向北行肋下。

向北行则是为难的看着街道上正在前行的一队天兵。

这一小队天兵足有五人之多,都是封王级,他们还押着数名重伤的凤族女子踉跄前行,其中便有看上去并没受什么伤的霜降。

向北行感觉为难无比,十六催促他救人,然而他怎么救啊?

他向北行修为是不弱,但也仅仅只是不弱而已,要他以一敌五的从无名天兵手中救人,那可有点开玩笑了。

“我去!”十六见向北行不敢向前,自己赌气之下就要冲上去。

向北行赶紧拉住她,喝道:“乖乖的在这里藏好,我来想办法,恩,我有办法的,我有办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