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她一直装傻,璃七不由又道:“你知道我的情况,一两个月前巫族内乱,我被强行与百蛊王关到一起,与百蛊王合二为一时,我的腹中还有我的孩子。”

“不到两个月,我的头发差一点儿就白了,我好像变的很强,又好像变的很弱,时儿精力充沛,时儿非常疲惫,我流出的鼻血都快装一盆了,我知道,璃权尹以前一定也这样过!”

顿了顿,她又道:“只不过她一直呆巫族,好多年了才发作,而我一直在外跑,才会发作的这么快,你肯定知道我还有多少日子吧?”

诺澄的脸色不是很好,特别是听完璃七的话后,更是久久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璃七静静地盯着她,“我知道你就是诺澄,不是猜测,而是我忽然想到了小时候印象中的你,细细想来,你也并没有多大的改变,特别是你的眼睛,淡蓝色的,想起之后,便更加不好认错了。”

诺澄的眉头微蹙了蹙,“我当真不知你在说什么,所谓的巫族与蛊我确实听过,但不代表我就懂,若你是中了什么蛊想解,可以去巫族找人帮忙。

璃七张了张口,正要说什么,却见小润忽地从楼上小跑了下来。

“大姐姐,娘,你们在聊什么呀?是不是在聊上火的事。”

诺澄缓缓上前,“没有,这个大姐姐十分健康,什么毛病也没有。”

小润挠了挠脑袋,“可我看到她流鼻血了,明明就是生病才流血,这是你教我的呀……”

“她没病。”

“可是……”

清新素净黄头发的萌妹子

“小润,你回房去休息,娘呆会就上来,给你的伤口上药。”

诺澄的语气忽地变的有些冰凉。

就好像是知道她不开心,小润小心翼翼地看了璃七一眼后,终是慢悠悠的回到了楼上。

“你不用支开你的孩子,我们不会伤害他,见到你也是意外。”

一旁的璃七缓缓开口,又叹了口气道:“我是来找你帮忙的,我虽懂医,也识得世间百病,可这百蛊王我却看不透,摸不懂,明明它就在我体内搞事情,我却根本不知它是如何搞事的,我希望你能告诉我如何解了这蛊。”

“我真的不是诺澄,姑娘,你真真认错人了。”

诺澄好不无奈的叹了口气,那模样,就好像她真真是个无辜的路人。

忽听北萧南道:“璃权尹找过你。”

诺澄的眉头微蹙了蹙,“我不知道你们说的是谁。”

璃七眯了眯眸子,“她当初与我一样病发时,就是你治好的,你怎会不知?你其实也不用动手,你只需要告诉我,我现在该吃什么药,又或者你之前给璃权尹开了什么药,我自己会去找救我自己的办法。”

“我都说了,我不是诺澄,也不认识璃权尹,你们两个真的可以了,若不是看在你们救了我儿子,我绝不会如此客气,现在,请你们离开!”

显然,她是铁了心要装傻到?了!

她装的太像,好几次都让璃七乱想,想她是不是真的认错人了。

可她分明记得那双眼晴,在她对上诺澄的眼晴时,她忽然想到了小时候,她就那样看过那个诺澄……

正想再说什么,突然,一旁的北萧南闪身便离开了那处。

“阿南!”

璃七连忙就要冲出门去,结果刚跑到门口,北萧南便从屋顶上轻轻跳了下来,手上还抓着一个熟悉的人儿。

认真一看,竟然是璃权尹!

只见璃权尹老脸通红,被北萧南给扯着衣领,比被掐着脖子还让她觉得厌恶。

“北萧南,你就是这么对待自己岳母的吗?我警告你,松手!”

北萧南面无表情的点住了她的穴道,接着轻轻一推便将她给推到了地上。

“你不配。”

璃权尹穴位被点,被推在地却又不能爬起,就被人那么盯着,又躲不掉,她的心里简直有种说不出的愤怒。

“你大胆!敢如此对自己的……”

“够了璃权尹,你对你的所做所为就没有一点儿悔过之心吗?现在的你还有什么资格当我母亲?一个一次次想杀了我的人,早已不配!”

一旁的璃七冷冷打断了她的话,又望着一旁的诺澄道:“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可说?若你不是诺澄,她为何会在你的屋顶上?只怕你们近日都呆一块吧?”

“我不认识这个女人。”

诺澄冷冷开口,说完便转身要往楼上走去。

北萧南却一个闪身便拦了上去。

“说出解蛊之法,我们马上离开。”

诺澄默了默,“我说了,我真的不是诺澄,你们一再逼问也没用,就算你们一直跟着我,同样还是没一点用!我根本就不认识她!”

“你确定要一直装傻?”

北萧南的语气忽儿变的十分阴沉。

这让诺澄下意识的便后退了两步,好似有些害怕……

“阿南,我们走吧。”

突然,璃七道了这么一句。

诺澄的眸里闪过一丝惊讶,显然,她也没有想到璃七会在此时收手。

就连地上的璃权尹也微惊了惊。

唯有北萧南十分平静的走回了璃七身旁,拉上她的手便走了出去。

走的远了北萧南也没说一句,见如此,倒是璃七忍不住了。

“你就不问我为什么吗?”

“你觉得她不会说,我们便是一直逼问她也不会说,就算逼到她说了,她也不会告诉我们解蛊之法。”

璃七扬了扬唇,“恩,就是这样。”

说着,她又有些惆怅道:“她既然一直不说,便一定有她的原因,当初她离开巫族到这柔族,或许也是那个原因吧。”

“但我们总得让她说。”

北萧南语气严肃,“逼也要逼问出来。”

“可她若是一直不说,我们也没有办法,如今找到了她已是好事一件,我们也不能太着急了,先让她消化消化,我们明日再找她吧。”

北萧南张了张口,“不能着急也很着急,为了你与孩子,百蛊王越早解了越好。”

说到这里,他的脚步微微一顿,“或许,咱们可以逼她一次。”

璃七的眸里闪过丝丝疑惑,“怎么逼她……”

“她的身边只有一个儿子,可见他有多么宝贝那个孩子,或许我们可以从那里下手。”

璃七连连摇头,“不妥不妥,若是咱们绑她孩子来威胁她,与那些丐帮恶人又有何区别呢?”